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漂泊了多年,才真正明白故鄉是什麼。 故鄉是姐姐手中彎彎的鐮刀,是母親的嘮叨和炊煙,是父親的嚴厲和莊稼,是披著塵土的老屋,是頑童的麥秸垛,是端著碗蹲在村口的鄉鄰們的笑語,是牆角臥而突起的黃狗的吠聲,是臨行前縫滿行囊的叮囑和牽掛…… 小時候,覺得故鄉很大,很大,大得沒有盡頭,翻過一個坡,還有一個坳。現在,漂泊在外,方覺得故鄉其實很小,很小,裝在心裡,可以帶著走,只是覺得沉重,那麼多的大山和石頭,壘著太多太重的病根和鄉愁。 故鄉啊,你永遠是我胸口捂緊的37度體溫,是我舌尖尖上一句滾燙的姓氏和母語,是我體內一湧奔突燃燒的血液。 故鄉啊,請允許我邀來今夜的月光,在燭照八千里黃土時,也燭照我巴掌大的村莊,把隔世的糧食,種進荒蕪已久的來路。 颳風了,下雨了,就想回家,家裡暖和。過年了,過節了,就想回家,家裡有紅紅火火的燈籠、團團圓圓的日子。 真想回故鄉喲,作為流浪他鄉的歌者,我卻一直只能把所有的思念寫成虔誠的文字,裝進信封,讓枯萎的靈魂和親近而又遙遠的故鄉對談。 當歲月的滄桑一次次吹響歸家的號角,我時常會問自己,夢兮何時,思念的最後一滴眼淚才能飄落? 多年來,我一直在渴望,在一個飄雪的冬日,穿上母親納的千層底兒,駕上一輛牛車,載滿曾經的年華和貧窮,踏上回家的歸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