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春海棠 我自帶笑迎春開,不問垂絲何由來。 只緣春光無限好,任憑東風染玉腮。 網絡就是神奇,當海棠開始打朵時,片片就亮像博海。海棠的圖文見了不少。印像最深刻的是千里姐姐的因一夜雨打海棠,面對落紅而傷感。我說姐姐,花開花開落自有時,無風雨侵催也會淡去顏色,飄向凡塵終為泥。我們何不笑對落紅,將無奈傷感轉化為曠達知性,灑脫面對花開花落? 搜幾次桃花圖片,總見貌勝桃花的海棠奪人眼球。以至誤將海棠當桃花,挑選時總是首選了海棠。原來海棠本開在桃花先,比桃花更知春啊!當海棠謝下盛裝,桃花方歡喜登場,春天的舞台總是那麼絢爛多姿。 每每想起海棠,總與紅樓晴雯聯想在一起,總以為海棠在秋天開放。皆因信了雪芹先生筆下薄命晴雯做了海棠司花神的原故,我虔誠的敬仰海棠。更多的是同情一位被封建制度推殘的好女兒,好好的一個女兒,就因為長得標緻些,因為沒有家庭背景,美麗就成了奪命的罪證,此理何處訴!前文為桃花正名,此文算為海棠叫屈,也不枉搜桃花片片而誤挑海棠了。 如此艷麗的海棠結果實嗎?問詢於百度,得知西府海棠是結果的。如果是秋海棠、玻璃海棠那就沒有結果機會了,是因為寒冬馬上就要來臨的原故吧。 還是春海棠好,百度沒告訴我貼梗海棠、垂絲海棠是否結果,但西府海棠是一定能結果的,在海棠的家族裡,也是值得欣慰的事。 附黛玉詠秋海棠詩與友共賞: 半卷湘簾半掩門,碾冰為土玉為盆。 偷來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縷魂。 月窟仙人縫縞袂,秋閨怨女拭啼痕。 嬌羞默默同誰訴,倦倚西風夜已昏。 文章來源:陶海醫生的博克(BLOG) |james | 保定時代管家人力資源培訓 |南方人物週刊的官方部落格 | |青梅煮酒的BLOG | 吉容良 周易研究基地 |海南鷲天裝飾的BLOG | 愛到死都要愛 |王久辛的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