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漂泊了多年,才真正明白故鄉是什麼。 故鄉是姐姐手中彎彎的鐮刀,是母親的嘮叨和炊煙,是父親的嚴厲和莊稼,是披著塵土的老屋,是頑童的麥秸垛,是端著碗蹲在村口的鄉鄰們的笑語,是牆角臥而突起的黃狗的吠聲,是臨行前縫滿行囊的叮囑和牽掛…… 小時候,覺得故鄉很大,很大,大得沒有盡頭,翻過一個坡,還有一個坳。現在,漂泊在外,方覺得故鄉其實很小,很小,裝在心裡,可以帶著走,只是覺得沉重,那麼多的大山和石頭,壘著太多太重的病根和鄉愁。 故鄉啊,你永遠是我胸口捂緊的37度體溫,是我舌尖尖上一句滾燙的姓氏和母語,是我體內一湧奔突燃燒的血液。 故鄉啊,請允許我邀來今夜的月光,在燭照八千里黃土時,也燭照我巴掌大的村莊,把隔世的糧食,種進荒蕪已久的來路。 颳風了,下雨了,就想回家,家裡暖和。過年了,過節了,就想回家,家裡有紅紅火火的燈籠、團團圓圓的日子。 真想回故鄉喲,作為流浪他鄉的歌者,我卻一直只能把所有的思念寫成虔誠的文字,裝進信封,讓枯萎的靈魂和親近而又遙遠的故鄉對談。 當歲月的滄桑一次次吹響歸家的號角,我時常會問自己,夢兮何時,思念的最後一滴眼淚才能飄落? 多年來,我一直在渴望,在一個飄雪的冬日,穿上母親納的千層底兒,駕上一輛牛車,載滿曾經的年華和貧窮,踏上回家的歸途。

| 23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天上的星星都有屬於自己的星星戀人,而極星在幾千萬顆的星星裡面只有一顆,所以極星戀人的相遇是很不容易的。如果是命中注定,不管如何的艱辛,是極星戀人總會有相遇的那一刻。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極星戀人,即使暫時被遺忘了,即使遇見的時候會被傷害,但是仍然堅持這那份純真的感情,守護住這個約定。 記憶可以抹殺,命運可以被篡改,但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不會改變的,即使——你不再是我,即使我全部的記憶是虛假,即使我不知道我是誰----------- 愛與被愛,放棄與選擇,每個人的生命裡都可能遇見自己喜歡的人,但那個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人——卻只能有一個。生命盡頭的守護,絕望的放手,三個人交織而成的命運,是一場不可避免的悲傷的愛情童話。 傳說,海竽花精靈是花界中最美麗、最高貴的花精靈。她也是花神最中意的候選花神。但是—— 海竽花精靈愛上了人類的少年,不顧一切和人類少年相戀了。 花神震怒了! 為了懲罰這對違反禁忌相戀的情侶,花神決定將人類少年的這段記憶全部抹殺掉。而作為花神候選的海竽花精靈將永遠的留在凡間,和普通的海竽花一樣必須忍受一年四季的寒暑秋冬,按照時節盛放凋謝。這樣的懲罰,一直等到他忘記人類少年為止。才能重新回到花神界。 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, 可是—— 海竽花精靈一直都沒有辦法忘記人類少年,即使他已經忘了她,即使他不再愛她。她還是喜歡他。 海竽花精靈放棄了一切,她不想再回到花神界了!她用自己最後的生命,靜靜的守候在人類少年身邊。

| 1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是誰動了我的玫瑰 我的玫瑰放在窗台很久了 別人都說你的玫瑰好甜好香好漂亮 我也習慣了別人的誇獎 驕傲地看著她綻放 忽然有一天電閃雷鳴 我的玫瑰土崩瓦解 我不知所措地拾起那一片片狼藉的花瓣 用眼淚把他們粘在一起 我知道 我已經習慣了我擁有的這一盆玫瑰 雨過天晴的時候 我的窗台上重新擺上了我的那盆玫瑰 別人一如既往地讚美她的嫵媚多姿 只有我知道她已經面目全非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終於可以小心翼翼的 把愛情放在你的天平 卻不知 另一側的重量已經確定 可憐的我 還傻傻的把它當做我的命 原來 在你的天平 這為你守護多年的愛情 早已 無足輕重 那就請你還給我吧 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除了愛情